当前位置:法律 > 理论 > 详情

“口袋律师”为什么火?——看“互联网+”如何改变法律服务业生态

2016-04-09 14:20:41   来源:新华网   评论

  “互联网+”的浪潮之下,“私人律师”已不再是少数人的“特权”。在上海,有一家“法宝”网,这家公司开发了一个叫做“口袋律师”的客户端。在这里,人们可以像“叫车”一样随时下单选律师,选择公司相关、合同纠纷、劳动人事、婚姻家庭等问题分类,在众多认证的专业律师抢单后,再根据自身需求选择合适的律师进行法律咨询。

  当前,一批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法律服务创新项目正在涌现,“法宝”就是其中之一。观察家认为,这种模式以“互联网+”为抓手,踩准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步点,大大降低了群众享受法律服务的门槛,具有积极意义。

  创业者说:我们为什么创办“法宝”?

  “让法律成为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从“法宝”公司大门到各个办公室,这句标语几乎无处不在,这也是“法宝”创始人之一冯子豪的奋斗初衷。

  “70后”冯子豪并不是法律专业人士,大学学的是理工科,曾长期从事信息通讯行业。2006年,他和另外两位“中国合伙人”夏振海、潘勇共同依托互联网及现代化通信技术自主,研发了智能法律信息服务平台——“法宝”。“法宝”是一个电子商务平台,其商业模式是由工会、企业等向其购买服务,“法宝”再聚合专业律师提供服务。例如,由广东省总工会购买服务,为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工会会员提供劳动纠纷方面的法律服务。

  2015年5月,提供在线法律咨询服务的应用程序“口袋律师”正式上线,用户只需在手机上轻轻一点,便能随时随地获取专业对口的法律咨询服务。

  为什么要做互联网的法律服务平台?“这归因于传统法律服务行业的‘软肋’,”夏振海介绍说,我国,律师仍属于稀缺资源,且主要集中在北上广等地,分布极不均衡。截至2014年底,全国执业律师总计27.1万多人,每万人平均拥有的律师数勉强达到2人。另一方面,由于信息不透明、资源极度不匹配,即使身处律师资源富集的大都市,在传统法律服务模式中要寻找合适的律师人选,同样面临着高门槛和高成本问题。

  同时,传统法律服务的高收费也让普通民众望而却步。数据显示,传统法律服的律师咨询费一般在每小时200元,稍微资深一点的律师就要在500到1000元,甚至更高。大约每10个有法律需求的人向律师咨询后,只有不到1个人选择花钱请律师。

  于是,三位合伙人大胆地作出判断:信息技术与法律专业服务的集成融合,将会大有所为。随着我国法治进程的不断推进和公民法治素养的提升,法律服务需求将出现一个爆发式增长。

  立足上海,辐射全国。9年来,“法宝”整合了3000家律所、35000名律师,在上海、广东等地设立6大法律服务中心。通过“平台化操作,规模化交付”的互联网服务模式,截至目前,“法宝”个人和家庭类的付费用户规模已经超过1000万,中小微企业付费用户达100万。

  律师说:我们为什么来当“接线客服”?

  对于律师,“法宝”的做法是采购律师的剩余零散时间,让律师来坐班并科学合理排班,建立呼叫中心,让用户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通过电话、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任一方式,都可以享受到法律咨询服务。

  “一个上午就接了10个电话。每个电话时间都不一,短的几分钟就搞定,长的可能要1个小时,基本上都在15分钟左右。”律师张月萍是2014年10月份入驻“法宝”客服的。据张月萍介绍,刚走出校门的年轻律师在毕业两三年内很难接到案子,“乏人问津”,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生活非常困难。“本来我会问‘我的客户在哪里’,但来到‘法宝’之后才发现,很多老百姓是觉得‘律师去哪儿了’。其实双方都有需求,但是没有办法对接,而‘法宝’提供了这样一个类似淘宝的平台。”

  客服律师黄军林表示,入驻“法宝”之后另一大收获就是扩大了他的法律知识面,业务水平得到很大提升,“由于所学专业关系,我过去主要接的是商标侵权案,和公司接触比较多,而个人业务比较少。现在因为在‘法宝’的工作,每天接到各种各样的法律咨询问题,于是强迫自己重翻《婚姻法》、《劳动法》。”

  2014年年底,上海市徐汇区徐家汇街道办事处向“法宝”购买服务,其居民热线与“法宝”平台对接。全方位、全时段的电话法律咨询服务,好比为每个街道居民配备一个“私人律师顾问团”,帮助居民预防和应对消费、就业、住房、婚姻家庭等各方面的法律风险。

  张月萍律师的部分客户就来自于社区法律援助中心,“我觉得律师和普通‘老娘舅’所做的调解工作还是有区别的。我们的价值不在于口头安抚求助的群众,或者‘摆平’个别难缠的、不讲法、不讲理的人;我们的价值在于,告诉你有哪些法律规定,可以走怎样的法律途径。”

  不少律师认为,“法宝”不仅仅是在做法律咨询服务,“而是在做一项有意义的普法工作。”黄军林律师说,想不到有的客户是从贵州山区打电话过来,普通话都说不好,听起来很费力。“有一位当事人反映邻里纠纷,说派出所接报案后不处理。没有证据,我不能简单评判是非,但是我反复提醒他保存证据,履行好程序。”黄军林认为,强调程序、规则、证据,这就是律师普法工作的特点。

  “过去我们一直觉得普法就是政府部门一家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们也希望通过民间的方式,去推动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我觉得这是很有价值的。”客服律师李想说,“提供律师服务不是让大家都去打官司。恰恰相反,法律服务如果靠前,很多诉讼就不会发生。”

  用户说:我为什么用“互联网+律师”服务?

  “其实我们提供的‘口袋律师’模式很简单,”冯子豪介绍说,就是像用打车软件一样来“预约”律师,只要“白菜价”就能享受随时随地的法律咨询服务。

  对于这种新型的“互联网+法律”模式,曾一度深陷一起房产买卖纠纷的李女士深有感触。

  据李女士回忆,在她的卖房经历中,由于下家无法像中介说的那样申请到足额的贷款,中介为了促成这桩生意,建议她接受“缺额先打欠条”。不巧的是,她直到房产买卖合同签署之后,才注意到合同中存在致命漏洞:没有注明各批款项到账时间。为了避免承担违约费用,买卖双方都不想主动提出终止合同。事情看似陷入了僵局。

  “第一次买房子,没有经验。当时想是托熟人介绍的中介,应该不会有问题,没有仔细看就签字了。”李女士认为,这个事情没有严重到要打官司,就是希望“找个懂的人”去分析一下。

  当时李女士有孕在身、行动不便,一时不知所措。直到有一天,经朋友介绍,她订购了“法宝”法律咨询服务,“法宝”为其推荐了在房产纠纷方面经验丰富的律师。

  随后,她就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给律师打电话,律师很快分析出了突破点——“预期违约”。根据律师的建议,李女士找到下家,并“搬出”律师帮她分析的利害点,对方终于同意协商解除合同。

  如今,小至汽车刮伤、大至财产纠纷,“不用出门找律所,‘法宝’就能帮助我快速地、低成本地解决了麻烦,”郝女士表示,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每个老百姓应该都请得起“私人律师”。

绘画

宋利--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宋利--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字中文 ,号宝木,生于1948年,汉族,中共党员。自幼喜爱美术..[详细]

书法

王有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王有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甘肃省庆阳市人。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兰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详细]

藏品展示

翡翠收藏鉴赏: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图)

翡翠收藏鉴赏: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图)

翡翠作为玉石之王,极高的美誉度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沉醉其中,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