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律 > 律师文化 > 详情

律师手札︱判决的闪光点,在于人情味

2015-04-02 20:43:56   来源:中国律师网   评论

  

  “白发人送黑发人,乃人生至悲之事,更何况暮年遽丧独子、独女!小夫妻意外死亡,其父母承欢膝下、纵享天伦之乐不再,‘失独’之痛,非常人所能体味。而小夫妻遗留下来的胚胎,则成为双方家族血脉的唯一载体,承载着哀思寄托、精神慰藉、情感抚慰等人格利益。涉案胚胎由双方父母监管和处置,既合乎人伦,亦可适度减轻其丧子失女之痛楚。”

  白发人送黑发人,乃人生至悲之事。

  初为人母的我见到这一新闻时,与二审法官有同样的感受。年轻小夫妻,在施行体外受精及胚胎移植助孕手术前夕,不幸遭遇车祸身亡,双方父母与医院方就小夫妻遗留的四枚受精胚胎所享有的权利发生争议,对簿公堂。一审法院认为,身故夫妻对手术过程中留下的胚胎所享有的受限制的权利不能被继承,判决驳回一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然而,男方父母上诉后,本案二审上演大逆转。二审法官认定身故夫妻的双方父母对受精胚胎享有监管权与处置权。判决书全文非常值得细细体味,它回避了一审中对于“继承”的认定,将案由改为“监管权与处置权”纠纷,从伦理、情感、特殊利益保护三个方面讲法说理,寓情其间,在不触及现行法律规定空白地带的前提下,改判得干脆从容,不仅慰藉了老人的哀痛,亦使围观群众如我等的郁结得到纾解与释放。

  判决的闪光点,在于人情味。这样一个看似自然简单却很难在判决书中见到的东西,仿佛给面无表情的法律条文载入了灵魂。

  入行伊始就听老前辈念叨过“法律不悖人情”,意思就是法律的拟定和执行,不会离常情太远,不会过分背离朴素的情感认知。然而真真正正寓情于法的判决书,我没有见过,倒是见过不少没有人情味的判决书,比如继承纠纷,把一台电视机判给被继承人的失明老母——严格来讲,这简直是智商的问题,或者说,对法律,对事实,到底有没有基本的尊重。

  是的,对法律的敬畏,和对天生万物的悲悯,还有司法者的理性和智慧,在我看来,才是人情味得以大方自然地在判决书里安家落户的原因。

  犹记得一次“涉黑”审判:公诉人声色俱厉地控诉多位被告人“称霸一方、鱼肉百姓”,被告人埋头低语“经过庭审洗礼,知道自己是有罪的,非常后悔”,然后无一例外“请求法庭轻判”——这些充满文学气的词语并不等同于人情味,倒是主审法官在庭审中聆听多名被告人陈述自己如何遭受刑讯却不随意打断训斥,这一点,充满了人情味。同样的,惟有发自于内心的人情味通过法律呈现时,才能使围观群众的情绪——有时甚至是悲愤——得到释放。

  人情味,不等于滥情与说教,更不等于“大快人心”与“稳定和谐”,私以为,人情味是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延续,是润物细无声的情怀,若内心缺这一分悲悯,任讲出来如何动听,也不过是口号。

  余英时先生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讲过这样一段话:“但是在近几十年以来……中国文化中坏的部分都被加强了,好的部分都被丢掉了……比如过去中国人非常讲人情,做事情要合理也要合情……阶级斗争之后,整个局面改变了,人情没有了。”

  人情没有了,自然人情味也就没有了。但我想,它虽然受尽折磨摧毁殆尽,总不至于不留下一丝一毫痕迹,尤其对我等法律人来说更是如此。早在汉朝,我们就有“亲亲得相首匿”的律法规定,学习法律的人,总不会将这些忘得一干二净罢,尽管当下早已不可适用。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更有责任将人情俯拾起来,打理干净,小心熨平,夹在大部头之中。就像珍藏一枚秋日的枫叶,待到阳光灿烂,只需轻翻书页,就能一睹那一抹璀璨金色。

  这本大部头的书,叫做司法者的理性智慧,正如网上有人对本案的评价所言,“法律是冰冷且滞后的,人文、传统、伦理却是现实的,如何判出一个不违法又解决实际问题的案子,绝对考验法官智慧和办案能力”。理性智慧在本案判决中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对“遗产继承”认定的回避,法律没有规定受精胚胎是不是遗产,“法官造法”在我国司法中又不存在,直接判定是或者不是,都有可能在将来成为错误;反观“监管权与处置权”就恰如其分,即使将来法律或司法解释对此作出规定,也挑不出毛病。

  在对待卫生部规定的态度里也可见一斑。医院方主张卫生部规定“胚胎不能买卖、赠送和禁止实施代孕”,二审判决认定:“这些规定是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对相关医疗机构和人员在从事人工生殖辅助技术时的管理规定,南京鼓楼医院不得基于部门规章的行政管理规定对抗当事人基于私法所享有的正当权利”。这就很明显是司法智慧,不是中国传统的“和稀泥”智慧。

  如何坚持法律而不照搬规定,如何讲究人情味却不流于庸俗,本案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虽然,我并不认为,一份优秀的甚至仿佛是有灵魂的判决,就能够带来司法的春天;我也不认为一份判决书有了人情味,就算把我们过往丢掉的人情找了回来——但是,它归根结底是美好的,我们不能像潘多拉一样傻傻地把“希望”封闭在匣子里。

  正如海明威所说,“这个世界很美好,值得我们为之奋斗”——无论是不是有人只同意后半句,无论海明威选择了什么样的结局。       作者:刘 丹

绘画

宋利--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宋利--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字中文 ,号宝木,生于1948年,汉族,中共党员。自幼喜爱美术..[详细]

书法

王有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王有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甘肃省庆阳市人。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兰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详细]

藏品展示

翡翠收藏鉴赏: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图)

翡翠收藏鉴赏: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图)

翡翠作为玉石之王,极高的美誉度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沉醉其中,如..[详细]